返回列表 发帖
吉祥坊

瘫痪了就看看小说,缓解下再战

本帖是讲刑警的故事,欢迎天涯网友对案件的指点评论。(作者太阳出来2018 天涯)
  凡是涉及的案例人物和事件纯属虚构,请兄弟们谅解!
  --
  为了方便讲故事,采用第一人称的我,名叫墨宇。
  第一个案子:死期来临
  这是2013年3月16号发生的命案。
  有位开着大众出租车的张师傅,半夜守在火车站附近招缆乘客。眼见无人搭车生意清冷,他提前开车返回城乡结合部的新立社区。
  新立社区以前叫新立村,位于西琅国贸附近,人口众多商业繁华。村民们盖了许多六七层自建楼房用来出租,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和学生的聚居地。每次治安巡逻扫黄打非,新立社区是重点检查的地方。
  张师傅驾车来到社区的柳三巷,车子沿着狭窄的街道行驰,看到暗淡的前面有个人扛着用床单遮盖的东西,步伐匆忙想拐过左胡同。床单没有遮盖住,露出女人下垂的头发。
  张师傅怀疑地打开远光灯按响喇嘛,惊得那人在路口扔掉尸体后,转身拔腿跑掉。司机走下来查看情况,有位披头散发的女人裹在床单里没有动静,慌得叫喊杀人了,赶紧拔打报警电话。
  这是报警司机讲述,说那人身材高瘦,身穿一件黑色皮夹克和牛仔裤,留着边分头。
  刑警大队接到110指令时,已经凌晨三点五十分,空中飘着毛毛细雨,迷雾笼罩整个城市。
  我们驾着蓝白警车来到案发现场,看到出租车开着远光大灯,照亮前方狭窄的小巷,细雨在光束照耀下纷纷落落雾气弥漫。有个女人裹着床单倒在湿漉的地板积水上,露着乌黑的秀发和雪白的胳膊手臂。
  第一时间赶来的两名法医仓促下车,拿着手电筒检查女人是活是死。带队的痕检科副科长雷振华去询问报警司机,司机描述凶手的情况和逃跑方向。
  我们三位侦查员走近抛尸现场,发现被害人是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,裹着一张牡丹印花床单,身上不穿衣服的赤条,脖子有多处清晰的手指掐痕,有按压的手臂和肩膀上的伤痕。印花床单上,还沾着凶手留下的精、斑。
  新来的法医程向杰解释说她的鼻孔没有气息,心脏停止跳动,眼底视网膜的血管停止运行,已经失去生命特征。尽管说死了,他还是迫切渴望没死掉,拿着听诊器再次确认心脏是否跳动。
  姑娘身上余留凉凉的体温,微闭双眼一动不动,仿佛死期到来,冥冥游神把她召唤。我伸手放到鼻孔前没有气息,把脉的诊断没有动静。
  我摇晃她的双肩尝试叫喊:美女快醒来不要睡觉,你爸你妈叫回家了。
  女法医帮忙拿着手电筒的照亮后,我打开姑娘的左右眼皮,用手指轻捏压迫她的眼珠,瞳孔变形扭曲翻白,一边大声呼喊美女快醒来。刚才被压迫变形的瞳孔缓慢地恢复正常,意味处于假死状态。
  程向杰瞧见变形瞳孔恢复正常后,赶紧拔打120急救电话。女法医燕子按着姑娘的鼻前人中穴和掐住手脚,凑到她耳边大声叫喊鼓励,希望她的意志力坚强能熬下去。
  这是被害人被掐住脖子后极度缺氧,呼吸、脉搏、心跳、血压极度微弱,一般扼死、溺水、煤气中毒、触电等情况比较常见。临床检查没有生命特征,看起来好像死掉了,实际上急时抢救有可能活过来。

走地皇
报案司机说,凶手是从前面扛尸走来,被他发现按响喇叭后扔下被害人往柳二巷跑去,又拐过星罗巷。天空下着细雨,潮湿的泥地上遗留有清晰的皮鞋印迹。
  凶手的皮鞋脚印是42码的男式鞋,尺寸在26厘米左右,鞋底是几个防滑的横条纹。凶手是往柳三巷西侧扛尸过来,抛尸后往柳二巷和星罗巷方向。雷科长和另外一位技术员方明,在脚上套着平滑的塑料垫,分别往脚印的来向和逃向跟踪调查。
  趁着天还没有亮,没有行人路人走过的破坏脚印,最好赶紧找出凶手。
  我拿着大功率的强光手电筒,沿着有时清晰有时模糊的脚印查找。绕过左侧小巷子,看到师傅和卢定生,还有痕检员方明三人停在巴马巷一幢楼房面前辩认鞋印。楼底下开办有杂货店,门口悬挂广告牌,怀疑凶手扛着尸体从楼房出来,留下又深又重的鞋印。
  可以说,下雨天出门作案,最容易留下痕迹。
  从刚才凶手用床单包裹尸体,想从柳三巷走过再绕过星罗巷抵达山边,估计是临时杀人想扛到山边抛尸,就被司机发现的落荒而逃。

TOP

同乐城
师傅打电话叫值勤的辅警协助抓人后,开杂货店的老板出来开门。卢定生拿出刚才拍下姑娘的相片,对方仔细辩认怀疑说是住二楼的美女许灵犀,经常下楼购买东西的熟识,她的表姐姐夫住在三楼。
  楼底下嘈杂声作响,引起租户位打开窗户张望。我正想上楼帮忙搜索调查,看到五位派出所民警和辅警赶过来帮忙,转身去搜索凶手逃跑的路线足迹。
  凶手走到干燥地段就没有留下脚印,加上周围铺设硬化的水泥路地,加上毛毛细雨积布满积水,皮鞋走过也没有留下痕迹。在十路口的小巷子里,雷科长弯腰蹲地仔细搜索。
  我取出放大镜的观察,找了许久穿过一处两幢楼房的夹缝走道外,清楚看到菜园子里有尺寸为26厘米的皮鞋印。
  我沿着菜地田埂走去,穿过泥泞不平被车子压坏的巴苑东巷。村里盖房子有拉石砖和泥车经过,路上布满泥泞的泥巴留下清晰的脚印。来到安平巷的475号房门,看到皮鞋脚印走到铁门里。为了防止是不是走到别处认错足迹,我在附近仔细核查,确认是走进475幢楼房。
  我抬起头来看到一幢七层半的自建楼房,楼房外墙帖着白色瓷砖,好像新建不久的气派。院子大门是安装着牢固的不锈钢铁门,高耸围墙上还有防盗防爬的玻璃碎片,不容易爬进去。
  七楼的左侧房子里亮着灯光,从窗帘里隐约透出灯光,明显人还没有睡觉。我拿出手机的查看,已经是凌晨三点五十分钟了,怎么关窗帘的亮灯没有睡?或许是凶手刚杀人,身上留有被害人的抓痕,或是把滴有汗水血水的衣服拿去清洗。
  我绕着房子四周观察,看到楼房只有正院前门,没有后门。房子的后头另外一幢背靠背的七层半楼房。从整幢楼房上看,只有七楼左侧的房间亮灯,其它熄灯安静。

TOP

博达
从接到110出警电话是三点五十二分,赶到案发现场四点十六分,刚才救人和搜索跟踪足迹来到门口,现在五点零六分。强X杀人不过是一个多小时,估计凶手处在恐惧之中,心态没有恢复平静不敢关灯睡觉。
  我站在门口打电话给师傅和雷科长,要求过来支援抓人时,七楼的窗帘有人拉开,透出亮光的阳台上站着一位身穿保暖厚绵衣的中年男。
  中年男的马脸形消瘦,双眼警惕不安,杀人心虚的惶惑惊悸。从他的举止神态,就是做了坏事忑忐不安。
  我拿着强光电筒朝他照射,形象跟报警司机描述的高瘦形似,双眼深凹直勾勾的腥红,整个人陷入戒备的恐惧。
  怎么他是留着短平发,不是留长发的边分头?
  师傅带着几个人赶过来支援,我拿着手电筒照他,提高嗓门吆喝:“你快下来开门!”
  他的声音哆嗦沙哑:“我没有杀人,为什么要抓我!”
  谁说他杀人?
  他怎么知道杀人?
  果真心中有鬼,肯定是他强X掐死许灵犀!
  师傅唐远威眼见破案在即,气势汹汹的威慑:“我知道你杀人了,快点下来老实交待,否则我们闯上去把你剥光衣服拖下楼来。”
  “你们有什么证握?”
  “没有证据会找上门来么,快下来开门!”
  众人吆喝威胁说,杀人偿命你逃不掉,不判处死刑也要坐穿牢底。
  唐师傅脾气暴躁地踢踹铁门怦怀作响,六七个强光手电筒往他的脸面照射威胁。值勤的副队长苏立方驾车带着八名辅警过来,带着警棍团团围在铁门外,再不开门就要强行闯进去。
  外面的嘈杂响声,惊动楼上租户们纷纷亮灯,从窗户里张望。

TOP

博赢
有位住在二楼的大哥身披外套,解释说住在七楼的人是房东,名叫莫宏财。
  莫宏财看到众多警察在楼下等侯抓捕,突然情绪激动地畏惧,爬出阳台想跳楼,恐慌得我们尖叫劝阻,举着电筒叫他不要冲动!
  有一位柱着拐棍的老太太站在莫宏财的身后,隔着蓝色窗帘看到模糊的影子,可能是莫宏财的母亲,老人家怎么不拉扯?
  可惜,众人的叫喊声没法阻止!
  众目睽睽的仰望注视,莫宏财翻过阳台纵身跳下楼。
  脑袋砸到硬质的水泥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,血溅横飞!
  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弥漫而来,气氛极度的恐惧,众人一片寂静无声,连下楼开门的人都浑身颤抖。
  这就意味着莫宏财杀人后,畏罪的跳楼自杀!
  没有确认是他,被害人许灵犀不一定死掉,他怎么胆怯跳楼?
  在场的人骇然恐惧,仿佛时间瞬间停止,纠心窒息。
  我疑惑的盯着七楼老太太的影子,她怎么没有拉扯劝阻?
  儿子跳楼自杀了,怎么老太太发呆站着一动不动?
  有人哆嗦地下楼打开铁门,我举着手电筒走过去查看跳楼的莫宏财,脑袋惨不忍睹的血腥,当场死亡。想救都救不活,已经挂彩了。
  苏队长没敢靠近,站在门口哆嗦的问:“人怎么样?”
  “往生去了。”
  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,自已选择死亡与人无怨。
  警方不过是把他当犯罪嫌疑人,威胁叫他下楼开门,他却畏罪地跳楼自杀了。
  莫宏财强X杀人,死不足惜!
  法医和痕检员在给尸体检查拍照后,我拿着手电筒来到院子,仔细观察地跟着沾有泥巴的42码脚印上楼。
  楼梯肮脏潮湿,有明显的湿痕足迹,走在五楼时发现脚印来到504号房。
  怎么脚印不是走上七楼?

TOP

我惶恐地朝窗台外招手示意叫人,卢定生呆木地回过神来带着几个人上楼。只因嫌疑人当众跳楼砸死,死得血肉模糊让人恐惧,都误以为强X杀人凶手就是莫宏财,疏突了另有其人。
  卢定生带着五位辅警急促地跑上楼,我才敢敲响叫喊开门。
  有人恐惧的出来开门了,他穿着黑色皮衣,身材高瘦留着边分头的男子,就是报警司机描述的抛尸凶手,自称叫郭力顶。
  他哭泣地双膝跪在地上认罪,接受铐住双手,呜咽说:“我想阻止她叫喊,才不小心掐死她。”
  “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她叫许灵犀,今年二十五岁,住在巴马巷213号房。”
  “为什么要杀她?”
  “我没想杀她,就是爱慕想强X她。”
  郭力顶后悔莫及的哭泣像个无辜孩子,哀求饶他的性命,说他不想死。
  在单间配套的房间里,我找到他的身份证,确认是外省蒲路人,来到天河市投靠朋友做送水工。他经常去送水知道美女许灵犀单独居住,趁机偷配钥匙上楼想去强X非礼。
  我们把郭力顶押送下楼,翻看痕检技术员从出租车行车记录仪拍录下的视频,就是郭力顶抛尸逃跑的模糊画面。
  真正的强X杀人凶手是郭力顶,怎么房东莫宏财会跳楼自杀?
  莫宏财的家属闹上法院闹上新闻,公知们肯定会推波助澜的指责,警方就要承担赔偿责任。场的人心慌慌面面相觑,茫然不知所措。
  假如要追究刑事责任,我们三位侦查员是逃不掉了。

TOP

我们走上七楼去敲门,许久不见有人开门。屋里还有一位柱着拐棍的老太太,难道耳聋听不到声音?
  师傅说没看到窗帘里有老太太的身影,卢定生就说看到莫宏财站在阳台,没有其它人影。去询问楼房里的租户们,人人恐惧不安连夜收拾东西准备搬家。打听到房东老婆名叫蔡芸香,住在七星区的双汇花园,连续打了三个电话才叫醒她。
  师傅和卢哥下楼等侯房东老婆,我想去询问是否有位柱着拐棍的老太太住在七楼房间,分明看到她的轮廓影子站在莫宏财的身后,怎么没出来开门?
  许多租户都说,莫宏财跟老婆蔡芸香闹离婚,四年前就分开居住,莫宏财独自一幽居在七楼,没有柱着拐棍的老太太。莫宏财的精神异常患有压抑症,晚上不睡觉的亮着灯,经常请来巫师道公做法事的念经驱鬼,有时做恶梦的尖叫。
  有个别租户猜测房东莫宏财是患上精神分裂症,或是有鬼附身。
  这是为什么我跟着鞋印找上门来,看到住在七楼亮灯,莫宏财的神色紧张恐惧,才误以为他是强X杀人犯。
  人没犯罪,却被警察站在院子门口吆喝恐吓的跳楼了,纯属无辜。
  莫宏财有三幢楼房出租,不缺钱的安乐无忧,为什么会患有精神紧张失眠症,为什么会有鬼附身?

TOP

莫约半个小时后,莫宏财的老婆蔡芸香赶过来。
  四十多岁的蔡芸香身穿浅蓝色的风衣,脸颊圆润的悲伤,掀开白布查看死掉的丈夫后,蹲在旁边忍不住放声哭泣,悲伤哀怨。
  火葬场的收尸灵车赶来停在路旁,蔡芸香抹着泪水呜咽说丈夫莫宏财患有精神病,常年失眠才让他跳楼自杀,央求警方开具一张死亡证明,方便办理火化手续。
  天灰蒙蒙亮,目送莫宏财的尸体被扛上灵车,我抬头看到七楼的房间里,窗帘背后还站着一位弯腰拿着拐棍老太太的身影。
  师傅唐远威伸手亲切揽住我的胳膊,安慰说:“你别担心了,出什么事由我担当。我今年四十八岁,做警察有二十五年,工作干累了人也快老了想退下来。”
  我瞅着老太太的影子,说:“看样子家属不会提出上诉。”
  “走吧,咱们师徒俩去火葬场,定生你就回到局里审问犯人立案上报,去跟队长局长反应情况。”
  卢定生忧心如焚的担心家属上诉,跟着雷科长去搭车后,我和师傅去火葬场。
  我俩以为家属会把尸体冷冻太平间,借机提出上诉要求警方赔偿,谁知蔡芸香拿着警方开具的死亡证明后,第一时间去办理火化手续。
  师傅怕节外生技,自行掏钱加价给火葬场的工作人员,要求插队直接火化。担心停尸两三天后,家属有什么想法扛着尸体去闹事。
  在等侯火化焚尸的期间,只有蔡芸香一个人悲伤的哭泣,等到火化出来了才电话通知亲戚朋友。有五个亲戚赶来火葬场,我去打听才知道柱着拐棍的老太太是莫宏财的亲姑姑。
  老太太的丈夫早年患上癌症死后,女儿又异外车祸身亡,才把侄子莫宏财接到家里当亲生儿子。谁知道莫宏财忘恩负义白眼狼,老太太在半身瘫痪时,他不给老婆蔡芸香送吃送喝,不给端便洗澡,老太太在幽怨饥饿中死去。
  莫宏财的火化骨灰拿出来后,匆忙送去公墓洒骨灰的树葬!祭品是三根草香、两张鬼冥币、两块环保饼干,没有酒水没有肉食没有香烟。
  我和师傅站在旁边观礼,默不作声的骇然。

TOP

各部门相继审问郭力顶,他认罪签字了。法医检验他留在许灵犀身上的液体DNA,罪证确凿。郭力顶有敏感的早谢行为,没有进入身体就出来了。
  郭力顶今年三十六岁,早年离婚没有孩子,没有犯罪前科。他来投靠朋友的做送水工,整个新立社区都在他的运送范围,只要一个电话就会送水到家。郭力顶经常去给许灵犀的楼层送水,每次进出都看到她一个人坐在房间的窗台前看书,才心生邪念想去强X。
  郭力顶在扯掉睡衣的过程中,害怕许灵犀挣扎尖叫地堵住嘴巴和掐住脖子,才导致窒息晕迷。他以为许灵犀死掉了,害怕留下证据被人发现,扛尸去附近的山边秘密埋葬,谁知道在路上被出租司机撞见了。
  我和卢定生去医院抢救室探望,许灵犀陷入晕迷不醒,有呼吸和心脏,已经躲过危险期。几个家属站在急救室的门口,哭得双眼红肿悲伤切切。
  许灵犀今年有二十五岁,大学毕业后去深圳工作做财务分析师。她爸妈就生有她一个女儿,害怕远嫁外地多次跑去深圳叫回来。她为了省钱去新立社区租房子学习,准备参加3月25号的公务员考试,谁知道竟然遭受差点强X掐死的厄运。
  许家怨恨强X杀人的凶手郭力顶,央求去警局拘留室想当面谩骂的泄恨。许家大爷大妈四人来到拘留室,看到囚禁戴手铐的郭力顶后,仔细观察他的面相和询问家境,人人害怕哆嗦没敢谩骂转身离开了。
  他们的举止异常,我郁闷地跟出来追问到底怎么回事,许老太太抹着泪水哭啼,只说老祖宗造孽祸害到子孙,具体什么原因许家不敢说。
  许灵犀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考去天河市财政局做公务员。

TOP

 第二个案情:尸体的申冤
  案情简介:在天河市殡仪馆,入殓师给一具男性尸体更衣洗澡时,发现死者董显超的表情愤怒异常,底部积血让男性特征有生-理反应,尸体沉重无法搬动。入殓师怀疑死者有冤情的拔打110,警方深入调查后发现一位六嫁六夫亡的黑寡妇。
  ---
  2013年3月25号,清早七点半钟,我还没上班就接到出警通知,说在天河市殡仪馆有一具尸体死得蹊跷怪异,希望警方介入调查。
  我赶去分局大院汇合后,跟随卢哥开着警车赶往殡仪馆。师傅唐远威的八十岁母亲生病请长假回去探望,六组就由我俩出警。
  市殡仪馆座落在郊区灵官镇,配备有每年焚烧两万三千多具尸休的火葬场。灵官公墓占地面积壮观连绵几公里,每年清明节上坟都会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。现在路上有许多运尸车来往穿梭,时常传来悠扬悦耳的往生咒。
  殡仪馆的古朴大门口,有一位身穿浅蓝色大褂的入殓师站在台阶上。她就是林玉蓉,四十二岁的年纪,看似身材纤瘦的女人,眼神里透着淡定从容。
  林玉蓉迎接上来招呼,讲述发现尸体异常的原因:
  今早六点半钟,按照死者董显超的家属要求,在火化前给遗体沐浴更衣,希望干净整洁的装殓入棺进行火化。她把尸体推到沐浴间后,把白布掀开露出死者的头部,瞧见一张焦黄枯燥的方脸形表情扭曲,歪着下巴张着嘴露出虎牙,仿佛死前有痛苦的挣扎。
  能常人死了,大部份肌肉和神精就会松弛下来,表情也会略显自然。但是这具尸体的面孔愤怒狞狰,死得凄惨的恐怖。
  林玉蓉疑心的问了一句:“董显超是怎么往生?”
  董母布满皱纹的表情悲伤,呜咽地抹着泪水:“我儿子是患上心脏枯竭,还有传染上寄生虫,在第一人民医院都治不好,今早凌晨两点钟才去世。”
  “生病有多长时间,住院有多久?”
  “今年一月底生病,住在医院有两个多月了。”
  住在医院两个多月,有什么问题医生应该知道,林玉蓉才松懈的说:“现在殡仪馆缺乏入殓师,只有我给往生者提供沐浴化妆服务。如果服务不在位,还请多多谅解!”
 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出于尊重,称呼死者的尸体为往生者。
  一般人失去生命体征后,某些危险的传染细菌会寻找新的宿主寄生。七位家属害怕传染,低声商议后五人回避,死者的父亲和弟弟远远地站在旁边观礼。
  林玉蓉把清洁的毛巾、沐浴露、消毒精酒等工具备齐,提醒家属配合举行沐浴仪式,董父扯着沙哑的嗓门:儿子,师傅来给你沐浴更衣,你就好好上路。
  林玉蓉站在沐浴台的左侧,对着往生者鞠躬再鞠躬的致礼,询问家属是否有其它要求,然后播放用来超度往生的轻音乐,舒缓的飘扬袅袅的佛音。
  她走近遗体左侧打招呼:“董显超董老板,我来给你更衣沐浴,你就安心的往生极乐。”
  林玉蓉拿着绵花团堵住尸体的嘴巴、鼻孔、耳朵、肛、门等部位。通常新死不久,没有冷冻处理地尸体内部会逐渐腐烂,防止血水液体等会溢出弄脏身体,在沐浴之前都要堵塞住。
  她动作麻利隔着遮盖的白沐巾,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伸进去解掉死者的上衣和裤子,只露出遗体的头部和两脚。她拿着电推剪娴熟理发,用剃须刀给死者刮了胡子,剪掉双手双脚的指甲,再拿温水浇湿头发地涂抹洗发水。
  可能洗头时抬高上半身体的原因,遮盖白沐巾的下半-身部位在血液的积囤,男性特征缓慢的积血膨胀。两位家属发现死人有生-理反应,脸色惨白以为闹鬼的转身逃离。

TOP

 一般正常的人是由心脏将血液送到全身各处,死亡后血液就会停止循环。没有生命的神精信号也会消失,全身肌肉出现松驰状态。血液在重力的作用下流到最低处,导致该部位出现肿胀的现象。在上吊自杀或是站立死亡中,偶尔有个别会出现生-理肿胀现象,有时会有液体遗流出来,属于血液囤积造成。
  林玉蓉在做特殊的按-摩处理后,抱着遗体拿着温毛巾擦拭背部时,发现尸体过于沉重没法扛动。
  此时,室内日光灯电压不稳,时暗时亮的呈现,墙壁上折射出董显超愤怒的面孔,这是死不瞑目的征兆。
  林玉蓉动作温柔地把尸体摆放整齐,用沐巾遮住尸体的鞠躬作礼后退,表情黪然地关掉往生音乐后走出沐浴间。她去跟值班张主任报告,才正式拔打报警电话。
  我俩倾听尸体怪异的情况后,跟着林玉蓉朝沐浴间走去。
  走廊上有七个人,都是往生者董显超的家属。他们表情悲伤地坐在椅子上,有一位身穿深色长款大衣的女人在低头看手机,她就是董显超的妻子王欣宜。
  王欣宜看到入敛师带着警察匆忙走来,停止看手机地站起来问为什么把警察叫来。
  这句问话,表明家属不知道董显超的真正死因!
  其它六位家属表情哀伤茫然,疑惑的朝我们瞅来!入殓师没有告诉家属,怀疑有人匆忙火化下葬想毁尸灭迹。
  沐浴间狭隘阴冷,长年替尸体洗澡化妆的散发腐烂晦气。有精酒的消毒和花香的熏陶,仍然带着浓浓的尸臭味。
  殡仪馆做为尸体处理中心,每个角落散发死人气味实属正常。
  我把房门反锁后,佩带口罩和手套,往摆放尸体的沐浴台走去。
  沐浴间的停尸车上,摆着一具遮盖白沐巾的尸体,它就是死者名叫董显超。
  董显超今年三十八岁,汉族,身高一米七二,体重八十二公斤,户籍是天河市江滨区西琅镇,长住中山大道金锦小区七幢四零五号房,职业是开宾馆和酒吧生意。妻子名叫王欣宜,女儿叫董小珠。
  今天凌晨两点多钟,董显超在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病房失去生命特征。家属把遗体送来殡仪馆,计划九点钟排队火化焚烧,尽量赶在中午前下葬。有些地方习俗认为,年轻人死了算是大凶大恶,不许停棺直接下葬。
  董显超的面脸表情愤怒,好像死前非常痛苦。脸上的皮肤呈枯黄发青,额头两侧的青-筋暴露。身上布满紫红色的尸斑,肚腩的微胖雍肿。左腿有道伤痕外,身体完整无缺没有任何的伤势。
  死亡才有六个多小时,身体的温度逐渐冷却,没有过浓的尸臭味,但是内部器官将会缓慢的腐烂,有毒的细菌和气体就会滋长产生。所以,人死了停灵追悼几天就要埋葬。
  今年1月23号,董显超开始患上感冒咳嗽,吃了感冒药没有康复的加重头晕抽搐,前往第一人民医院检查,初步怀疑是患上心脏衰竭。患病原因,家属和朋友们都说董显超好女-色,经常服用药酒跟女人作乐,才让心脏不堪重负的受损衰竭。
  在临死前的五天,董显超陷入晕迷期间,医院查出是患上阿米巴原虫的细菌感染入脑。病人在医院的晕迷多天后,在今天凌晨两点多钟正式死亡。
  吃脑虫就是阿米巴原虫的俗称,生活于水或是腐败有机物中,滋养体以细菌为主。如果吃脑虫进入鼻腔内,增殖后穿过鼻粘膜和筛状板,沿嗅神经上行入脑,侵入中枢神经系统,引起原发性阿米巴脑膜脑炎,致人很快的死亡。
  董显超的死亡,医生和家属都认定是患上心脏衰竭和吃脑虫而死,双方没有任何的异议。只因入殓师林玉蓉在沐浴时发现异常,才报警调查。

TOP

卢哥今年四十三岁了,当了十八年警察,经历各式各样的死亡场面。各种自然老死、病死、上吊自杀死、刀杀死、毒死等见惯不怪,仿佛走到菜市场看到的死鸡死鸭,职业的拿着摄像机赶紧拍摄留存。
  卢定生拍下死者的愤怒表情,凭着预感:“这个人在死前很痛苦挣扎,估计死于中毒!”
  单凭从尸表上观察,我看不出问题:“病理的事咱们不太精通,需要通知法医过来检查。”
  “从死者的面部表情分析,有必要进行彻底的尸检。”
  “晚点我打电话给刘科长,今天是他值勤。”
  一般接到死亡的报警电话后,法医科要急时赶过来,只因他们在别的地方现场勘察抽不开身。
  我左手拿着电筒照射,右手打开死者的眼皮观察瞳孔,瞳孔依稀有条浅青色的虫子游移。瞳孔呈现寄生虫,意味着细菌传染严重。
  瞳孔里的虫子呈深绿色,极其诡异。
  林玉蓉疑惑的问:“警官,你说董显超会是被人杀害?”
  我怀疑是中了蛊毒,犹豫的想了想,:“有可能是情杀或是财杀,需要调查取证。从董显超的面相和体格特征上看,情杀的机会比较大,作案的凶手可能是女人。”
  所谓面相,就是董显超的方脸死前暴怒凶恶,鼻子粗大虎牙外露,镶着一颗金牙,左下巴有刀疤,胸膛和肚脐下长满浓密的汗毛,面相猥琐奸诈之相,可能比较好女-色。
  通常使用蛊毒害男人,往往都是女人。
  当然,在医学上是不承认民间盛传的蛊毒蛊虫之说,使用专业的传染细菌名称来命名。就像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报告,准确的说是吃脑虫而死。
  林玉蓉担心家属偷听,朝门外瞅去的说:“我在替董显超准备清洗时,听到王欣宜跟她的家公家婆争吵,吵架是涉及到房产分配的问题。王欣宜还说,老公董显超往生了她不会伤心,拿去火化下葬了她就去另嫁别人。”
  “这种类型属于家庭矛盾,夫妻俩没有感情吵闹时,都巴不得对方死掉然后继承财产,但是不会下毒杀人。”我想起王欣宜干净的脸颊和清澈的瞳孔,说,“刚才进来的时侯,我看到她低头玩手机,表情不悲伤不惊恐,可能夫妻不和淡如外人。”
  夫妻俩的感情破裂了,往往因爱生恨互相仇视。
  林玉蓉看不惯的扬着细眉,板着小脸蛋:“一般怨恨丈夫的妻子,要么就不来参加追悼火化,要么就安静发呆不说话。王欣宜倒是跟她家公家婆争吵,还说他老公死得好,死了她方便带着巨额财产去嫁人。反正她说话难听,一点都不尊重病亡的丈夫。”
  “估计是董显超做了对不起她的事,才会心生怨恨巴不得死掉。”
  “唉,人都往生了何必还要怨恨!”
  我拿着放大镜再次观察尸表,问:“林师傅,你在给遗体洗澡时哪个家属在场?”
  因为杀人者,一般都不敢靠近观看尸体的洗澡化妆,也不愿让尸体存留,巴不得早点火化毁尸灭迹,最多是守在外面等侯火化拿骨灰。
  “我把往生者送来沐浴间时,董显超的妻子王欣宜,父母亲和亲弟弟,还有他的岳父岳母总共七人陪同。因为往生者是患上传染细菌,为了防止感染他们才离开了,只剩下董显超的父亲和弟弟。”
  从刚才王欣宜玩手机和询问为什么叫来警察,我肯定的确认:“王欣宜虽说怨恨丈夫,但是能进来陪同,证明她就不是凶手。岳父岳母来陪同守侯女婿,表示没有感情也有亲情。能顾念亲情,就不是阴毒的人。”
  假如董显超无情无义,真正对不起女儿,做岳父岳母的肯定会怨恨女婿巴不得早死,不会面带悲伤的参加葬礼。
  可以确认,能来参加董显超沐浴尸体观礼的人,就不是凶手。
  但是参加骨灰葬礼,就不一定了。

TOP

一个女人想下蛊谋杀男人有几个原因:一是仇杀,二是情仇、三是财杀。只要查找董显超身边的女人,这个女人性格阴冷疑心重,亲戚朋友比较少没人缘,就是重大的嫌疑人。
  董显超的老婆、父母亲,弟弟弟媳、岳父岳母进入沐浴间,七人围在尸体面前观察,听说刚才入殓师沐浴时有诡异现场,尸体沉重扛不动,墙壁上折射愤怒的影子。
  董母抹着泪水呜咽:“凌晨一点多钟时,儿子躺在病床上安静的沉睡,突然好像有人掐住他的脖子,呼吸困难的挣扎尖叫。儿子翻滚到床铺底下,一会儿就断气了。”
  王欣宜心有余悸,捂住胸口的委屈:“当时我在旁边照顾,看到他好像跟鬼神打架,连医生和护士都没办法控制他。”
  跟鬼神打架?
  或许瞳孔里的蛊虫,就是某个巫蛊师留下来。
  三十八岁的人,平常身体很健康,却突然心脏衰竭导致传染细菌入脑,连主治医生都说病得严重无法医治。
  医院开具的死因证明上,写着患上心脏枯竭和吃脑虫病而死!
  王欣宜恼恨的抱怨:“我们以为他在外面乱跟女人玩乐,整天吃药酒做那种事,才导致心脏衰竭引起病毒感染而死。”
  董父董母止住悲伤,央求说:“警官,你们要是不来调查,我们以为儿子是自然生病死的。即然怀疑下毒,希望你们帮忙查出凶手。”
  家属伤感得悲切哭啼,又不知道得罪了谁招来杀人之祸。
  当然,我怀疑死者是被人下毒下蛊,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,需要通过法医来验证。

TOP

法医科科长刘景胜带队赶过来,把尸体推到殡仪馆的解剖间,解剖检查死者是中毒致死,还是身体疾病的原因。
  年轻的程法医剃掉头发后,拿着手术刀进行开胸破颅。家属站在旁边观察,看到尸体的肠子露出外面,恶心得想呕吐纷纷逃离。对我来说,法医尸检跟杀猪杀鸡剖腹破膛没有什么区别,因为人也是血肉之躯,依赖食物生存。
  法医们解剖尸体,需要检查胃及胃内容物;肠及肠内容物;血液;尿液;肝、肾、脑组织。此类怀疑中毒的尸体检验,配合医院治标的病理检验的检材,才知道是中了什么类型的毒。如果是自身患上某种疾病死亡,或是没有他人造成的死亡,就不用立案调查。
  程法医拿着电动锯切开脑颅后,发现爬着几条细微的浅青色虫子。燕子拿个镊子抽取出来放到显微镜下观察,又细又长的长满茸脚相当可怕。
  刘科长也不知道是不是吃脑虫,还是变质的其它类型虫子,亲自打电话给第一人民医院的病毒专家,希望他们给配合进行研究调查。
  刘景胜初步下了结论:“董显超的肠胃发黑,肝功能和心脏受损严重,明显是中毒致死。到底是什么毒素需要仔细检验。”
  我问:“报告什么时侯出来?”
  “我们要拿回实验室检疫分析,需要两天才能开具结果。”
  只有法医检验是中毒还是自身疾病的死因,我才能确定是否立案调查。
  在殡仪馆的会客室里,我和卢哥各自去询问家属,得出详细的情况。
  董显超是江滨区西琅镇董家村人,家里的土地征用后盖了两幢楼出租生活。董显超大学毕业后,去网络公司做技术员。2008年3月份,董显超在香港街经营一家名叫喜客来宾馆,宾馆的位置较好客流量大,几年后就有钱购买房子小车。他先是迎娶前妻邹丽,半年后感情不合的离婚,没有孩子。一年后,董显超让保险推销员的王欣宜怀上身孕,被迫去第二次登记结婚,并生下一个儿子。
  王欣宜怀孕期间,董显超在富宁小区购买新房子,苞养年仅十八岁的乔凤娇,两年后生下一个女儿,把乔凤娇当成真正的老婆共同生活。董显超几乎不跟妻子王欣宜居住,多次想离婚另娶乔凤娇,而且还在外面还有几个女人来往,私生活混乱。

TOP

 董父董母说,在跟儿子董显超闹矛盾的女人当中,一个就是现任妻子王欣宜。儿媳是憎恨儿子,但是不会做出阴毒的杀夫。另外一位是江云姬,曾说要娶她又不娶的抛弃,引来她的憎恨。江云姬已经嫁给一位公务员,生有一个儿子生活美满,不可能是她所为。前妻邹丽已经嫁到外地去,很多年都不见了也没有来生,也把她排除。其它乱七八糟的女人有几个,只是他们不太清楚。
  我仔细询问:“董显超有没有踢打过女人,或怀上身孕就抛弃?”
  一般女方怀上身孕被甩掉,或是说娶又不娶的抛弃才遭来报复。某些女人心眼狭隘肚量小,看到男人不守信用,就去请巫师做法事的下咒报复。
  董母悲伤的摇头:“我没看到儿子打过人,也没有听说谁怀上身孕抛弃。他对儿媳王欣宜不好,主要是不太喜欢她,怀上身孕了才被迫娶她过门。”
  “王欣宜说你儿子踢打她?”
  董父声音沙哑的解释:“儿媳去踢打乔凤娇,当街还打了他的秘书情-人江云姬。儿子觉得她太过份了才动怒的打人,就警告的打了两个耳掌踢了一脚。”
  女人之间争风吃醋的打架,实属正常。
  我再去质问王欣宜,她承认董显超就动手打过她一次。不打女人的男人,证明有点涵养素职,不是具有暴力倾向的人。
  王欣宜知道董显超在外面有五个女人,分别是生有儿子的乔凤娇、前任秘书助理江云姬、现任喜来客宾馆的副经理吕彩琪、有夫之妇的情-妇曾月珍、酒巴的坐台小-姐刘梦露总共五人。因为夫妻俩感情不和闹离婚,最近一年来他跟哪个女人来往也不知道。
  董显超有十多位亲戚朋友,相继开车来殡仪馆探望追悼。我俩一一的询问打听,证明董显超的人品人脉不错,就是私生活混乱滥情。

TOP

返回列表